【One Piece】德雷斯羅薩篇記 + 分析


海賊王 One Piece 德雷斯羅薩篇記

 

         徳島篇是在頂上戰爭之後的一個大高潮,銜接ph島之後的羅路同盟終於正式朝向新世界進軍,目標直指四皇,格局,出場人物以及長度都達到了OP歷史上的新高。作為OP中最長的篇幅,大家對徳島篇的評價確實褒貶不一。就我觀察來看,有些讀者不滿的最大的原因則來自徳島篇和沙漠王國阿拉巴斯坦的相似,还有就是對主線人物的分組以及故事過於龐大的框架而望而卻步。下面就讓稍微分析一下我自己個人的看法,以及同時掀翻“就算是尾田也無法掌控這麼大框架的故事”的謬論。

 

         先來看看徳島篇和阿拉巴斯坦的對比。草帽團每次到一個新的島上都遵循著“探索 – 交上新朋友 – 發現衝突 – 化解衝突” 的這一個流程,在阿拉巴斯坦和徳島也不例外。從表面來看,兩個國家都處於內戰的邊緣,不過其內戰的原因以及對社會問題的映射則完全不同的。阿拉巴斯坦發生戰亂的最基本原因非常單純,沒水。老沙也就是利用了人類最基本的求生和抱團的本能,挑起了內戰。在一個水資源缺乏的沙漠國家,人民為了生存而拿起武器,沒有什麼再合理不過的了。任何一個來到這個國家的人,包括路飛一行人,都能發現這一嚴重的問題。

 

        相比之下,徳島篇的中心衝突則要更加細思極恐。尾田對於“自由” , “人權” 以及 “人性” 的理解,就在徳島篇體現了出來。大體上故事被分成了兩條主線:


1.      羅路同盟打算通過摧毀明哥的smile工廠然後惹怒四皇之一凱多的計劃 2.      解決這個國家的深度矛盾         (包括利庫一族,小人族以及玩具)


       並且這兩條故事線在後期就重合了。在開篇時,對徳島描基本上就是一個熱情,完美的幸福國度。本來只打算在徳島炸完工廠,玩票就跑的草帽一行人,因為發現了這個國家的黑暗之處,而與明哥進行了正面衝突,最後把整個國家鬧翻了天,完全履行了他們一貫的作風。




     现在就来分别分析一下徳岛篇的主要冲突:

1. 奴役 vs. 奴性

        雖然是驍勇善戰的種族,但是小人族最大的缺陷,亦或是優點,就是在於他們對他人100%的信任,不分敵友。一開始和堂吉訶德一族簽訂和平協議的時候,小人族就是因為輕信對方,導致了常年的奴役,直到利庫王的出現才得以解除。不过同时,小人族的對烏索普的無條件信任,直接道德綁架了烏索普,创造了GOD USOPP的传奇。

 

      然而,奴役不是最可悲的,而是心甘情愿地当做奴隶,因为咚塔塔族人相信,只要努力工作,就一定能治好蔓雪莉公主的病,为此就算被鞭挞,被虐待也无所谓。咚塔塔族的天真和海贼王里一贯对盲从民众的刻画形成了呼应,然后在他们的情况之下,暴民的心理被极度善化,其讽刺则不言而喻。


2. 自由 vs. 洗腦

         多弗朗明哥的統治是烏托邦式的:被奴役的咚塔塔族屁顛屁顛地努力工作,被洗腦的玩具和人類共同相處,普通人也享受著徳島盛名的美食,舞蹈和花田,沒事的時候還可以去競技場看看比賽,看看人家互相廝殺來滿足野性的需求。從一個統治者的角度來說,多弗朗明哥是完美的,從明哥來了之後,GDP上去了,失業率減少了,國民幸福指數也高了,幸福是義務喲KI☆RA! 咳,說遠了….

          因为万年小萝莉砂糖的特殊能力,不仅可以把任何人都变成玩具,而且还可以签下霸王条约。这种一箭N雕,如同开挂的能力简直让人羡慕嫉妒恨,不仅排除实力强大的敌人,稳固政权,还顺带洗脑,任何一个独裁者都会垂涎的完美能力好么!


       居魯士曾說這是徳島最大的悲劇,因為甚至連自己最愛的人都會忘卻對方,在美好的童話國度的外表下卻隱藏著黑暗。阿拉巴斯坦的衝突是血肉拼搏,而德雷斯羅薩則是把任何反抗的苗頭都直接抹殺,從精神上進行完全的統治。徳島帶來的絕望更加深層次,也更加政治化。包括徳島末尾時,多弗朗明哥設下的鳥籠也是一個巨大的隱喻。在一個虛假的幸福國度生活的人們不過就是籠中鳥,連自己什麼時候失去了自由都意識不到,十年,二十年,一輩子生活在洗腦的假象之中。         

       在羅加入堂吉訶德家族的時期,他原本善良的人格被報復心理所蒙蔽,還好遇見了柯拉松這樣的人間天使,才沒有變成像明哥一樣只會破壞的怪物。


       路飛說他想當海賊王的原因是因為那是這片海上最自由的人。從多弗朗明哥的惡魔果實能力就可以看出來,線線果實象征著控制和權利,把整個國家玩弄于手掌之中的明哥,在路飛眼裡是絕對不可原諒的。

      “自由”這一概念是OP的核心之一,而且尾田完美地在徳島篇詮釋了“自由”,尤其是“積極自由”(positiveliberty),則是當個人的決定完全取決于自己,而非外在力量。任何人都有權利擁有自由,只不過自由是需要付出代價。

 
           freedom is not free.


3. 暴民 vs. 良民

        無論是在哪個OP的大篇章里,群眾基本上都被描述成本性善良,追求和平之人。也許是為了凸顯出劇中的衝突,在草帽一行人經過的每一個國家,所有人都對當時的統治者抱有極端的態度——不是極度擁崇,就是恨之入骨。利庫王的和平政策贏得了得到人民的青睞,也建立的民眾對政府深刻,甚至盲目的信任,所以即使在多弗朗明哥的獅子大開口之下,利庫王在公眾前低頭請求募款,立馬一呼百應,

       就像胖虎定律說的一樣,只要一個好人做了一件壞事就功虧一簣,而壞人只需做一件好事即可贏得稱讚。在利庫王的暴走之下,像救世主一樣出現在民眾面前的多弗朗明哥,自然而然地就獲得了王位,所有對利庫王的恨意都被轉換成對新的君主的擁護,甚至是崇拜。


         勒龐在他的《烏合之眾》里就曾經寫到過,無論個體受到的教育和道德觀念有多高,只要當個體變成了群眾,就算是學者也和市井之民毫無差別。尤其是社會動蕩的時候,群眾的思維會變得機械化,簡單化,本能性地跟隨群體判斷,從而對於事物的態度非常有可能兩極分化。在這一方面,阿拉巴斯坦和德雷斯羅薩的人們給出了完全一致的答復。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民眾是嚮往和平的,但徳島人骨子里還是流淌著對暴力的推崇。把競技場殘忍的生死搏鬥作為餘興節目,女人捅死出軌男子,只是這些對野性的描寫都被“热情”這個詞一蔽而之了。


4. 家族 vs. 血緣

       因為多弗朗明哥,利庫王一族家破人亡,但是他們這一家子人的家族羈絆又把這整個國家都聯繫在了一起。當初維奧拉阿姨為了保護自己父王,心甘情願成為堂吉訶德一族的一員。(題外話,維奧拉首次出場的那段舞真是驚艷四方,這種成熟熱情的大姐姐type一擊把我擊殺)

         另一方面,居魯士十多年默默保護女兒蕾貝卡,但她從未想過這位嚴格教授自己戰鬥方法的士兵先生就是自己的親生父親。就算變成冰冷的玩具,感受不到任何溫暖,下雨的時候關節還會嘎吱嘎吱響,士兵先生每天早上還是會從窗戶里飄進一朵花瓣,告訴蕾貝卡她不是一個人,最愛她的人一直在她身邊。


       而居魯士一直對自己的出生感到羞恥,甚至不想在女兒面前揭露真實身份。血還是濃于水,身份的差距又何能抵擋親情。看路飛背著蕾貝卡逃出皇宮的那一段的時候,弄得我一把鼻涕一把淚……就算是這種陳腐的煽情在OP里還是能真正打動人心。

        相比之下,堂吉訶德家族的“家族愛”就要病態很多了。藉著明哥的人格魅力以及地位的攀升,家族不斷地壯大,像是貝拉米這種自帶乾糧的五毛黨因為憧憬明哥而主動加入家族的人也大有人在。明哥宣稱家族是自己最重要的財富,確實肯定有真心的成分,但是這份“親情”終究還是建立於利益和權利的基礎之上的。對於任務失敗的家族成員,明哥對他們的懲罰絕對是毫不留情的。


       像是羅西南迪說的一樣,多弗朗明哥的“惡”是天生的,這種家族遊戲也改變不了他內心對人類的憤恨,連對自己的親兄弟都能狠下殺手。Baby 5對家族的背叛就能說明一些問題。只要被人需要就能滿足的bb5難道不被堂吉訶德家族需要嗎?不得不承認是有一定的喜劇成分占大數,老蔡的幾句話就能隨便讓她倒戈嗎?尾田又不是這麼隨便的作者。Lao G一不小心說漏嘴的 那句 “好用” 終於讓bb5明白堂吉訶德家族終究只不過是她當成一件有利用價值的工具而已。雖說老蔡和bb5之間絕對不能說是什麼正統的愛情,至少老蔡是把她當成一個有血有肉的女人,不是一個單純的武器女。說到底,堂吉訶德家族並沒有給予bb5真正的溫暖和依賴。


        多弗朗明哥對於羅西南迪的態度也值得令人注意。身為明哥的親弟弟,羅西南迪代表的則是天生的“善”,在成為海軍之前,羅西南迪就主動離開了明哥的海賊團,是在離開海賊團之後才被戰國受為義子的。他們兄弟兩個就如同太極陰陽,明哥身上沒有的善全都分到了弟弟身上。海賊的實弟是海軍這種設定,簡直就和海軍的孫子想當海賊一樣眼熟,命運就是喜歡開這種不好笑的玩笑。明哥不知道羅西南迪也是惡魔果實能力者,原本打算讓羅西南迪吃掉果實手術的。在那個時間點,明哥早就已經對自己的弟弟產生了懷疑,不過猜測在羅西南迪帶羅出逃找果實之後才被完全證實。在羅西南迪叛徒的身份暴露的那一刻起,明哥就對弟弟起了殺心。明哥想要得到手術果實的最終目的就是為了獲得永生,如果羅西南迪如明哥所想成為手術果實能力者的話,等待他的結局也只有死亡。



         手術果實要求使用者有一定的醫療知識和技術才能真正發揮用途。這裡略bug的一點就是羅西南迪根本不會醫術,就算獲得了能力照理來說也不能完美使用,還是說進行 “不老手術” 根本不需要任何知識呢…...話歸原題,明哥對弟弟的早就起了殺心,就算羅西南迪不偷走手術果實,也照樣會死。因此,只要對多弗朗明哥產生威脅的人,同伴也好,家人也好,無一不被剷除。

 

         徳島的另外一條親情線就是薩博的回歸。當年缺牙的小P孩一躍成為革命軍的二把手,走哪兒都不忘和別人提及一下自己親愛的弟弟,即使沒有燒燒果實,薩博你早就繼承了艾斯的意(di)志(kong)了。雖然薩博還活著是意料之中的,但是在競技場出場的那一刻誰都沒有料到薩博在這個時候回來了。路飛也是在兩年後第一次提及艾斯的死,抱著哥哥嚎啕大哭。



        薩博還是那個溫柔的哥哥,路飛還是那個愛哭鬼,可是那個狂放不羈的大哥已經不在了。就算路飛有超可靠的夥伴們,身為一船之長,他絕對不會隨便在大家面前露出懦弱的一面。艾斯的死是路飛永遠走不出的傷,而薩博正是尾田對路飛以及讀者最大的補償。

         最後來看看尾田的敘事能力,由於徳島篇的大多是多數事件在各地同時發生的,再加上勢力眾多,新角色數量爆發,競技場的各位我到現在都只記了個臉,要控制這麼大的故事框架是非常困難的。不仔細看的話很難跟上故事的節奏,而且因為時間和每章篇幅的限制,三週前周前講的格林比特發生的故事,之後再提及的時候記憶已經有些模糊了。這之前全部的欠缺,尾田則用“鳥籠”這個神來之筆來補足了。鳥籠設下的那一瞬間,島上所有的人都匯聚成了一股勢力,之前的各個分支收束成了一條大主線然後推向高潮,全國為路飛倒數十秒的那一幕簡直燃成渣渣。

         徳島的敘事是像沙漏一樣收束式的,尾田對而羅的回憶部分則是螺旋式的。在PunkHazard篇就給出濃墨重彩地埋伏筆,暗示維爾戈,羅,和多弗朗明哥之間的千絲萬縷,然後不斷轉換視角敘述了明哥的過去,羅西南迪和羅的逃亡,抽絲剝繭地一點一點推向最後的米尼翁岛,維爾戈和無間道式的身份揭曉的那一個高潮爆發。在羅西南迪死的那一刻,寂靜果實的能力失效,羅的撕心裂肺的哭聲響遍全島。

         OP在後期的風格明顯比早期要黑暗,其內容和影射也更加有深度。在新世界之後,各種角色之間的衝突的動機類似種族歧視,洗腦,非人道試驗,一個個都是沉重地讓人踹不過氣的話題。在OP的讀者逐漸成熟之際,OP的內容也變得不僅僅是淺顯的友情與正義的少年向,能滿足各年齡層的讀者才是成熟的少年漫畫。

  

最後祝尾田和田中大媽長命百歲。

求基德出出场。求三船长合作。求二哥经常出场。

 

 

 


 
评论(6)
热度(7)
© R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