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路】The Doctor and the Reaper Ch. 1

死亡医生×新人死神设定

微ASL


The Doctor and the Reaper

Chapter 1

 

     在斯提克斯*港口,罕見地出現了兩個身影。其中一位是一名17歲左右的黑髮少年,身穿黑色頭蓬,手持一把巨大鐮刀,斗篷下的小腦袋躁動不安著,仿佛很不習慣這套新裝束。另一位帶著橙色帽子,赤裸著上身,頭髮微長的少年,正在往黑髮少年的斗篷里的口袋里裝GPS,帮少年整理斗篷上的連帽,再三叮囑: “路飛,我知道你很激動,不過在現世和在這裡是不一樣的,不要隨便跟給你飯吃的人走!有問題不懂就打電話給哥哥,懂了嗎!”


 *斯提克斯 Styx = 希臘神話中的冥河

 

      “艾斯你像個老媽子一樣!哎呀呀呀,我錯了,別打我好痛啊啊啊。”

      “白癡路飛,記住啊,少在普通人面前露面。就算是死神,有些人類還是能看得見的。不要和陌生人說話!免得節外生枝!”

      “嘻嘻,我知道了。艾斯再見!”說完少年就迫不及待地跳上了停在港口的小船上,頭也不回地就走了。


       Monkey D Luffy,今天第一次離開彼世,完成自己死神生涯中的第一個任務。今天對路飛來說是非常具有紀念意義的一天,剛滿17歲的他,終於獲得了監護人哥哥的同意,正式成為一名死神。在彼世,有這樣的一條規矩:當一個死神收集到100個極惡之徒的靈魂時,就可以許一個願望。路飛從小就憧憬著死神,在他對哥哥的軟磨硬泡之下,終於得以第一次出海。


      一登上船,路飛便迫不及待地打開今天要收集的靈魂的名單,粗粗地掃了一眼,然後稍稍埋怨道:“切,艾斯真是無聊。給我安排的全是死掉的普通人嘛…….”嘛,沒關係,一點點開始啦,今天先完成50人的任務!終歸有一天我收齊到100個壞蛋的靈魂的!少年遠眺著斯提克斯的另一端,下定了決心,我絕對會完成我的願望的。


     死神最基本的任務只是引領死去的人們去向黃泉,避免他們的魂魄在現世惹是生非。不過惡徒之魂又是另外一回事,因为沒有淨化的靈魂是去不了那個世界的,但是他們的靈魂很難淨化,一不小心可能就會被污染,最糟糕的情況甚至會被吞噬。艾斯心裡也清楚,讓路飛去收集普通靈魂確實是太大材小用,可憐了哥哥的一番好心,這一次的小心謹慎讓艾斯後悔得腸子都青了。

 

 

      47,48,49,恩,照片上的這個男人就是第50個人啦。少年在心裡偷笑著,第一天的任務如此輕鬆,就差最後一個人了,反正不用趕著回去,讓我先去哪個好吃的餐廳大吃一頓吧!早就聽艾斯說過現世的人比較會享受生活,路飛每次聽得口水流滿地,這次終於有機會親自大開眼界了!路飛在街上閒逛著,正午時分,路上的車水馬龍都忙於前往各自的目的地,沒有人注意到這個身穿黑色斗篷,穿梭在人群之中的黑髮少年。路飛四處張望著,感歎現世的人們為什麼大多都低著頭走路,好似身邊的一切都與自己無關一般,真是不理解活人都在想些什麼,這麼大好的時光卻沒有人好好享受,真是浪费。


      突然,空氣中飄來了香氣四溢的味道,路飛頭上小警報馬上響起,瞬間切換成野獸覓食模式,嗖——一聲衝到了店門口,完全無視店門前的人群,拉下了連帽,對老闆大喊:“老闆,我要10盒章魚燒,5個烤雞腿再來3杯樂!”

     “哇啊啊,你從哪裡突然冒出來的!”金髮卷卷眉老闆稍稍汗顏了一下。

      突然有人打斷:“等等,我才是下一個點餐的人!而且我趕時間,你插隊也太沒禮貌了吧!”

       路飛轉身打量了一下這個全身都散發著不友善氣息的人,個子高大,兩耳都有兩隻金色的耳環,頭戴一頂白色帶有黑色斑點的帽子,就算把臉藏在帽子下也遮不住他厚厚的黑眼圈。 路飛吐了吐舌頭,連忙道歉:“誒,啊!不好意思啊嘻嘻!”啊,忘記在這個狀態下所有人都看得到我。為了最大限度的不影響現世,除非死神有意識地想被人看到,普通人是看不到也感覺不到死神的,除了極少數一部分人。

 

      不過對方並沒有給出更多的回應,惜字如金地點了餐,拿走吃的就飛快地走了。

      真是冷酷的人,明明都好好活著,為什麼不能活得開心一點呢。

      路飛這一秒的納悶,在食物端上來的那一秒立即被拋到了腦後。天哪,這個叫章魚燒的小圓球好好吃!雖然對不起艾斯,可是這比艾斯做的要好吃多了!現世人天天都可以吃這麼好吃的東西嗎!幸福的眼淚都快流了出來,路飛嘴里塞满了食物,但还是努力像店老闆挤出了几个字說:“老闆……這是我qi過最ho吃的dong西了!謝謝你!”

      “哈哈,你怎麼說搞得人家很不好意思啦……咦,人呢?不对,你没付钱啊!!” 

 

 

        吃飽喝足的路飛正在往他的最後一個目標前進,GPS上面顯示的地點是一家私人醫院,就里這兒不遠。路飛晃蕩晃蕩著就來到了目的地,因為沒有人看得見他。

 

  “恩,這裡往前走,然後在第二個路口拐彎,就是這個房間了吧。”路飛面前是寫著“手術室”三個大字的房間,當然,這三個字對於路飛而言是沒有任何意義的,路飛唰一擊打開了房門,看見房間內一個身穿病號服的人躺在手術台上,被好幾個身穿白大褂的人包圍著,還有無數精密的儀器,其中一個屏幕上顯示著微弱的心電圖。

 

  路飛就這樣一步一步隨意地走進手術室,正當他拿出鐮刀的時候,其中一位一直埋著頭工作的醫生突然抬起頭來,然後被面前的這位手舉鐮刀的不速之客嚇得口罩都要掉了:“喂喂喂!這裡閒人禁入!這裡在做很緊急的手術!”

 

  “特拉法爾加醫生,你怎麼了!”“這裡什麼人都沒有啊!”“是不是太累了看到了幻覺?”旁邊的助手們顯然對失了神的醫生炸開了鍋。

 

  “怎麼可能!就在那裡啊!你們看不到嗎喂!”

 

  路飛撇了撇嘴:“啊嘞,你看得到我啊。等等,你是剛剛買章魚燒那個人!!那話就好說了,你這個手術沒必要進行下去啦,雖然很不幸,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他馬上就要死了。”

 

  “開什麼玩笑啊!我可不接受!”

 

  路飛從來都不是和人浪費口舌的類型,說時遲那時快,一把鐮刀下去,病人的心電圖立馬從三角函數變成了變成了常數函數。

 

  “嗶——”機械的延長音不斷拉伸,特拉法爾加・羅的腦子也隨著心電圖當機了。

 

  “特拉法爾加醫生,病人不知為何心臟驟停!是否要進行心肺復甦?”


  “啊是是是,快點準備!”

 

  此時,特拉法爾加羅親眼目睹了面前這位穿黑袍子的少年一把抓住類似靈魂一樣的小光球,正打算放進斗篷的口袋裡。路飛轉向羅,把食指放在嘴唇上作出了【噓】的手勢,上揚的嘴角揭露了他的小得意,並說道:“你不要抵抗了,沒用的。他們都看不見我。我只是把他帶到他該去的地方而已。”

 

  “你究竟是誰!?”

  “Monkey D Luffy,是個死神。” 說完他就踩著他的小草鞋,蹦跶著哼著小調,離開了房間。

 

  管你是什麼死神還是單純的神經病,想從我死亡醫生特拉法爾加羅的手裡搶走病人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心肺復甦準備完畢,羅下達指令:“開始心臟電擊!”

 

  正當路飛快走出醫院門口時,口袋里的一個靈魂突然開始胡亂跳動,接著一瞬間蹦出了口袋,飛向了剛才走來的方向。路飛一下子就懵了,艾斯可從來都沒有告訴過他收齊的靈魂還會自己飛回去的,這煮熟了的鴨子都到嘴邊了卻飛走了。

 

  “嗶嗶,嗶嗶,嗶嗶……” 心電圖又重新有了浮動。

 

  “天,剛才真的是好危險啊,特拉法爾加醫生你剛剛把這位病人從死神的手裡救了出來啊!”

 

  用這種說法,羅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回復,精神還在恍惚狀態的羅醫生還在懷疑剛剛的那個少年是否真正出現了。明明看見了他用鐮刀砍中了病人,可以病人身上沒有任何多出來的傷痕,心臟卻突然停止跳動了。這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他的大腦運轉有些跟不上。

 

  此時,手術室的大門又被無禮地強行打開,路飛氣喘吁吁地衝進了房間,對著羅大吼:“你個混蛋你都做了些什麼!”

 

  “你他媽突然出現在別人面前還砍人究竟是什麼意思啊!這是我的病人!我是醫生!”

  “都說了我是死神!”

  “那又怎麼樣?”


          路飛被氣得說不出話來,行動派的他拒絕和這個凡人爭吵,再次拿出鐮刀直接朝病人砍去。

      

       “喂…聽人說話啊混蛋!別走啊,我還要找你算賬!各位!再來一次心臟電擊!”

        

一小時后

       “特拉法爾加醫生,這已經是第5次心肺復甦了!再這樣下去病人的身體可能會承受不了電擊,會有生命危險的!”

        “你什麼都不做才會死!”羅怒吼一聲。

        路飛死死地抓住手上的那個亮黃色小光球,努力不讓他回到主人的身體里,但球狀物靈巧地從他手中跐溜滑了出來,悠悠地第5次飛回了手術室。路飛基本上失去了全部的耐心,本來這個時間點他已經可以回去向艾斯炫耀自己的成果的,結果現在在這最後一個死者身上浪費了這麼多時間。而且從剛剛開始手機就不斷地響,估計艾斯是催自己回家的……那個叫特拉什麼什麼的傢伙,我記住你了!等你死的那天就抱著我大腿哭吧!我才不會放棄的!路飛第N次向手術室前進中。

        另一邊,特拉法爾加醫生已經出了一頭冷汗,畢竟這麼多次的心肺複雜對病人身體造成的壓力確實很大,不過還好總算是把病人救了回來。這次那個傢伙千萬別來了,在這麼下去病人不被他砍死也得被折騰死。

       “特拉什麼什麼男!你給我聽好了!”門外傳來路飛的聲音,少年再次踏入這個房間,仿佛像宣告自己領地一樣,緊握雙手,“和我作對你還想不想活了……”

      和剛才不一樣的手機鈴聲響起,路飛面露慌張的神情,完全無視房間內的狀況,直接接起了電話。“啊,薩博!我不是故意不接艾斯電話的…現在就回家?啊,我還沒有解決…別,薩博你不要生氣好不好!我現在就回去!對不起啊啊!”接了電話的路飛仿佛同剛才的倔強少年不是一個人。

     “喂,特拉男!今天算你運氣好!你給我記住,我是不過放過你的!” 黑袍少年就這樣消失在了面前。

 

        那天,醫院裡出了兩件大事。一是有人傳言特拉法爾加醫生由於工作太累看見了幽靈,導致醫院裡的女護士們集體向上司抗議壓榨員工。二是今天特拉法爾加醫生持刀的病人在手術成功之後卻抱怨自己多次看見死神,手術太痛苦,還不如直接一點死掉。

 

T.B.C.


 这次想要挑战一下中长篇,我会努力不坑的


 
评论(1)
热度(25)
© R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