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路】The Doctor and the Reaper Ch. 3

       一個沒有月亮的夜晚,燈火闌珊,仿佛整個城市都陷入了睡眠。對於特拉法爾加·羅而言,熬夜早就成為了日常,時近凌晨2點,羅依然在工作台上準備著文件。也許是盯著材料看了太久,感到眼睛有些酸痛,羅便摘下眼鏡,上下揉動鼻樑上的穴位,然後朝窗外遠眺,沒想到傳來了一個聲音。 

  

      “哈囉!開個窗好嗎?” 

 

        窗外景色實在太美羅並不是特別想看。窗外有一個黑衣少年呈蛙狀用四隻腳窗戶四角,臉貼著玻璃,五官都被壓到變形。是個正常人的話要是這光景,肯定會報警的吧,羅想。 

 

        羅的嘴角稍微抽動了一下,萬般不願意地開了窗:“你個死神怎麼連開個窗都不會!” 

      “啊哈哈哈哈,我看見你家燈還亮著,但不確定你睡了沒有,就來窗口看看確定狀況啦!”路飛從窗戶里鉆進房間,看見羅不滿的樣子反倒露出了笑容,“你剛好往這邊看了嘛,我就沒有必要強行開鎖了咯。” 

       “強行開鎖……死神不是強盜就是跟蹤狂吧!” 

       “跟蹤狂是什麼?” 

       “啊……當我沒說。這種東西你不知道最好。” 

 

         從羅和路飛的相遇已經過了一個月,兩人後來又見了兩三次面,基本上都是路飛死纏著羅“體驗人生”。羅感覺這筆買賣是真賠了,不僅要像個監護人一樣帶這個傢伙到處玩,還得回答好奇寶寶的十萬個為什麼,還不斷地被“同盟”這個詞威脅。 

        上一次和路飛希望體驗“電影”,約好時間地點碰頭的,羅故意沒有出現,希望路飛可以早點打消對自己的興趣,沒想到這傢伙居然直接出現在了自己家門口,羅只好說謊假裝自己忘記了時間,最後還是不得不和路飛一起看了一部無聊到沒人看的怪獸片,也就路飛一個人看得津津有味,還不忘評論說人類的想象力真是豐富。當羅從路飛口中得知死神可以用類似GPS的東西定位任何人的當前所在位置時,羅感覺自己逃不掉了。 

 

        “吶,我肚子餓了,你家有吃的嗎!” 

        “你當我家是你食堂嗎!” 

         路飛謎之沉默。 

        “食堂就是公司學校之類大家去吃飯的地方。” 

        “哦,是這個意思啊!那我喜歡食堂!” 

        羅一臉黑線:“……算了。你在這坐著,想吃什麼我幫你做。反正你只想吃肉的吧,培根蛋和吐司?”與其讓路飛自己一個人去廚房翻天覆地,雖然麻煩了點,還是自己給他做點什麼要來得安全得多。 

         “羅你還會做菜啊!好厲害!” 

         “好了別廢話了。”稍微有點不好意思的羅立馬轉移話題,“你這麼玩都不回去你哥哥不會擔心你嗎?” 

         “恩,關於這個嘛,我跟他們說我在現世交到了朋友,他們就放心很多了。”路飛很自豪地說。 

          羅想要確認一下:“朋友……你不會指的是我吧?” 

       “那還有誰啊?都說了我在現世不認識其他人啊!” 

       “都說了我們是同盟,不是朋友!”羅糾正,只不過路飛並沒有理會。 

         羅並不喜歡朋友這個稱呼,更何況只這種過家家式的朋友,聽上去親密得令人作嘔。他走進廚房,從冰箱中取出食材,開始加熱平底鍋。羅盯著手中的雞蛋出神,捉摸著究竟怎樣才能讓路飛不那麼粘著自己。畢竟路飛每次過來都是例行公事,並沒有太多的機會和正常人接觸,路飛因為是沒有認識其他人才會纏著自己的吧,也不是不能理解。再加上他這常人有可能看不到的特殊體質,能交上朋友就有鬼了吧,恩,或許真的只有鬼才能和他做朋友……啊,不對不對,我在想些什麼啊。此時路飛蹲坐在自家狗狗貝波旁邊,貝波正熟睡著,路飛湊近身子但是又不想吵醒它,像看博物館里的展覽品一樣仔細觀察著貝波一起一伏的呼吸。羅看了一眼路飛,心想要是路飛能一直這麼安靜就好了,不然還是蠻可愛的。羅顯然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趕緊把注意力放回了面前的鍋上。 

         羅一邊開始煎蛋,一邊重新開始整理思路。要是路飛交上其他朋友的話,是不是就不會一直煩著自己了呢。不過說到朋友,羅自己的真心朋友也沒幾個,大多都是工作上的同事,要不就是那些如果可以完全不想打交道的和多弗朗明哥有關的人物,沒有什麼可以和路飛做朋友的人選,而且路飛也不想洩露自己的身份吧。羅越想越頭大,難道就真的沒有辦法甩掉這個包袱嗎。 

        “喂,特拉男!”路飛突然問道,“Party是什麼啊?” 

        “什麼?你從哪裡看到的?” 

        “你的茶几上有個信封寫著‘你基德大爺的生日Party邀請函’” 

       羅的頭上方有一顆小燈泡突然亮起。 

      “啊就是這個!!” 

        

         基德從未預料到特拉法爾加·羅會正兒八經地參加自己的生日party,以往幾年都形式上地邀請了一下這位損友,羅大多都直接無視,好的情況會送一張極其敷衍,如同外交辭令式的生日賀卡婉拒party邀請。不僅如此,羅居然還帶了個從未見過的人來!站在羅身旁的長相清秀少年非常年輕,最多不到20歲的樣子,黑色西裝,內穿一件紅色襯衫,右眼下有一條淺淺的傷疤。兩人不斷地交換耳語,從旁人看來甚是親密。  

 

實際上他們的對話是這個樣子的:         

        “羅,我不喜歡打領帶……而且這套衣服好緊哦。” 

        “好了不要抱怨了,正式場合就要穿得得體一點。這可是交朋友的絕好機會,你如果穿你的黑色斗篷不得把人嚇跑。再說了,你小子知道這套衣服有多貴嗎!” 

        “切……” 

 

        基德懷疑自己可能還沒開始喝就醉了,如此的天方夜譚居然出現在他的眼前。在驚訝之餘,作為東道主的基德主動大方地向羅打了招呼:“喲,Law!別來無恙啊!最近怎麼樣!” 

        羅面對許久不見的損友表情並沒有太大起伏:“尤斯塔斯當家的,你最近是不是缺少運動,肚子都快出來了。作為一個醫生我建議你要多鍛煉好。” 

       “你他媽就不能說點好聽的嗎,混蛋。今天是老子生日啊!“ 

       “祝你生日快樂。” 

       “你能不能在祝福的時候帶入一點點感情……算了,算了。”基德甩了甩手原諒了羅一貫的作風,把注意力轉到了路飛身上,“所以你帶來的這個小哥是什麼來頭?” 

       “我的名字是Monkey D Luffy!” 

       基德顯然對這個少年很感興趣,一隻手搭上了路飛的肩膀說:“噢噢,你和羅是怎麼認識的呀?” 

       “做手術的時候認識的!” 

       “額,那你就是他的病人咯?嘖嘖嘖,沒想到羅你居然還會對自己的病人下手。”基德小聲在路飛耳邊說道:“好心提醒你一句,羅這個傢伙可不是什麼好人哦。他可是江湖人稱‘死亡醫生’的可怕的傢伙。” 

        “死亡醫生聽上去好帥!啊,我也想要一個帥氣的稱號呀。”路飛眼睛變成星星狀,“羅你怎麼從來沒有告訴過我!” 

         基德顯然跟不上路飛的電波式思維,不過覺得這個少年甚是有趣:“哈哈哈哈哈,羅你的客人可真特別啊。不管怎麼說,今天在我的生日會上就盡情享受吧。” 

         羅皮笑肉不笑地回了句:“不用你說我也會的。” 

         然而路飛對於這份歡迎則顯得很是感動,舉起然後緊握著基德的雙手:“雖然第一次見到你,不過你真的是一個好人誒!”   

         只要給你東西吃誰都是好人。羅在心中默默吐槽了一句。 

         不過基德不拘小節的性格和路飛很是合得來,聊了一會兒之後,兩人就一起走到吧檯旁邊玩起了飛鏢,沒過多久就引來了一群人圍觀。 

        基德挑釁著說:“路飛啊,說好了,輸的人可是要喝完這瓶啤酒!” 

        “好啊,我可是不會輸的哦!” 

        之後怎麼樣羅就沒怎麼注意了,因為人群太多擋住了基德和路飛,看不見究竟發生了什麼。大家對於這個初生牛犢不怕虎,待人真誠的少年都抱有好感。畢竟路飛就像是黑夜里的光一樣,不管走到哪裡都可以吸引他人。與之相反,羅除了和認識的客戶還有稍微有點交情的朋友客套地打了個招呼以外,基本上都一個人坐在沙發上閉目養神。羅略微感歎如果不是因為他的特殊身份的話,哪裡需要自己這樣的人來幫忙找朋友呢。照這個速度下去的話,路飛最終肯定能交到一堆不錯的朋友,然後漸漸淡忘無趣又冷淡的自己的吧。 

         羅在一旁坐久了,便有了些睡意,正要進人夢鄉之時,被一個人猛地從正面撲過來,硬生生地撞醒了。睜眼一看,原來是路飛狠狠地壓在自己的身上,嘴裡還念叨著:“特拉男你怎麼都不和我們一起玩!嗝!我們去玩Black jack好不好?” 

        一股酒味。 

         羅把路飛安置到一邊,仔細打量了一下對方。臉色微紅,動作遲緩,身體發熱,而且說話還含糊不清,明顯是喝醉了。路飛兩手挽住抓住羅的手臂,用臉蹭了蹭羅冰涼的皮膚,撒嬌一般地的說;“羅,快點陪我玩啦!” 

        “不玩了,看看你都成什麼樣子了!”羅把手從路飛手中抽走,“你給我在這躺著哪裡都不許去!” 

         “不要……”路飛現在眼神有些迷離,像一隻迷途的小貓一樣盯著羅,看得他沒有辦法狠下心拒絕。 

          羅像歎了口氣,如果哄小孩一樣摸了摸路飛的頭,說:“你稍微等一下。”說罷,羅起身,走向朝基德,“基德當家的!你他媽究竟給路飛灌了多少酒!” 

         基德咂了咂嘴,作出聳肩狀態:“什麼?他就喝了一瓶啤酒好不好!發什麼火啊。” 

         羅暗下決心:以後絕對不能給這個傢伙碰酒精了。他又回到了路飛身邊,路飛呈大字狀躺在沙發上不省人事,連拉著羅玩的精力都已殆盡。羅伸手幫路飛捋了捋前發,看著熟睡的路飛,又是難得見到的安靜的樣子。路飛睡得很甜,甜到嘴角都開始上揚,就差口水沒有流出來。真是容易滿足的傢伙,只是一個普通的生日會,和陌生人稍微玩了玩遊戲就如此開心,死神大人居然可以如此單純。 

         “喂,路飛,醒一醒。”羅還是無情地搖醒了他。 

         躺在沙發上的路飛顯然不想挪窩,連話都懶得說,只是搖了搖頭。 

        羅試著威脅道:“不走你就給我睡在這裡我不管了啊!” 

        可惜對方並沒有理會。羅氣得轉身走人,步子重重地踩在地上故意讓路飛聽見。沒走幾步,腳步聲就停止了,接著羅的腳步聲變得越來越近,越來越響。不知道為什麼對路飛一人在外過夜實在是狠不下心,羅歎了口氣,還是走了回去,蹲在沙發旁,把路飛的兩隻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然後將他背了起來,說道:“走,我們回家。” 


 
评论(2)
热度(19)
© R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