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路】The Doctor and the Reaper Ch. 4

呀,真是好久不见。

暑假我努力周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酒精的後勁上頭,一路上路飛異常地安靜, 只是趴在羅的背上,時不時還蹭蹭羅的肩膀,連什麼時候坐上羅的車的都毫無知覺。夜空中星星点点,在无人的街上,羅背著路飛走下了车,接着插入鑰匙,推開家門,盡可能地減小動作的幅度,回到了家裡。

         作為獨居的單身漢,羅的公寓里只有簡單的幾件必備家具,平時來的客人就極少,自然沒有“客房”这类奢侈物,更別說多餘的床鋪。就這樣把路飛丟在沙發上又顯得不太人道,說到底還是自己沒有把路飛看好,一時疏忽導致的結果。想來想去,羅還是把路飛安置在自己心愛、寶貴、唯一的床上,仿佛像自嘲一樣對自己說:“沒想到你還是個這麼溫柔的人啊。”

        “你很溫柔的啊……”

         羅的全身的神經一下子緊繃了起來,記憶如同洪水一般襲來,那個人曾經也對自己說過類似的話,也就只有那個人會傻傻地說這種幼稚的話。記憶的碎片一點一點地拼接成一幅越來越完整的圖像。明明早就想要忘記的。

         雪夜。人群。血。還有槍聲。

        “砰——!”

         被槍聲驚醒,羅瞬時從記憶的漩渦中掙脫了出來,一身冷汗。

         路飛醒了嗎?羅打量了一下躺在床上的人,咧著嘴笑著,鼻涕泡泡都吹出來了,一點也沒有醒的跡象。喂,喂,這麼毫無防備的真的可以嗎,死神大人居然就這樣完全地躺在自己家床上不省人事,想來也是可笑。

          這麼看來,剛才的果然只是夢話吧。近期發生的事情有些多,自己也變得神經質了起來,越來越不像原本的自己了,尤其是和路飛在一起的時候,在不知不覺就開始跟著他的節奏走了。看樣子,還要被這個傢伙粘一陣子……

         那個晚上,在被過去的記憶的纏繞和對將來的不安雙重夾擊下,羅失眠了。一整晚在沙發上輾轉難眠。

        

        翌日。

         路飛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面對著貌似有些熟悉的天花板,身上穿著尺寸顯然不對的衣服,可對這個房間卻毫無印象,不過他很快就明白了自己在哪裡。這裡是那個人的房間。房間的佈置完美地體現了那個人的性格,比起說是房間,不如說是一個工作間。一張床,一個櫃子,還有一張書桌,上面零零碎碎地擺著文件之類的東西,還有一個白色相框。房間的主人似乎不想回憶起照片上的情景,逃避現實般地將其面朝下放置,密封著那段記憶。

        路飛走出房間,令他意外的是,沙發上還躺著一個人。不過沙發對於這個一米九的男子顯然有些勉強,羅一條腿伸直著翹在沙發一頭,另一條腿則彎著,一隻手臂懶洋洋地搭在了額頭上。

        昨天,是羅把自己背回來的,明明還威脅說要把他扔在那裡,真是一點也不坦率的傢伙。路飛走進到沙發旁,盯著羅的臉看得出神。如果在一般情況下,此時的路飛一定會叫醒羅讓他給自己找吃的,其實路飛現在的肚子也確實快餓扁了,可是看著羅重重的黑眼圈,路飛還是決定委屈一下自己的胃。羅平時就一直工作到半夜,肯定一直缺少睡眠,昨天還陪著路飛瞎鬧,準確一點地說是看著他瞎鬧到半夜,對於一個普通人類來說負擔一定很大。

        於是路飛收拾好自己的東西,把昨天自己的衣服換上,靜悄悄地離開了羅的家。

 

        當羅再一次醒來的時候,是被食物的香氣所引發的空腹感喚醒的。空氣中瀰漫著照燒醬甜甜的氣息,羅緩緩地從沙發上坐起來,看見路飛坐在餐桌旁,大快朵頤地吃著一份大阪燒,旁邊還放著一盒未動過的章魚燒。

        路飛打招呼道:“早上好,特拉男!你終於醒了啊!”

        剛起床的羅艱難地從嘴裡蹦出幾個字:“現在幾點了?”

        “都快到下午了!”路飛在說話的同時還不忘往嘴裡塞食物,“先別說那麼多了,我給你買了章魚燒來。”

         “你以為人人都和你一樣,早上誰想吃這麼重口味的東西啊……”羅雖然是這麼吐槽的,接著走到了路飛身邊,又愛又恨地狠狠地揉了揉他的頭,然後走進了洗手間,補上了一句,“不過就你這個傻瓜而言已經很不錯了。”被人照顧的感覺,久到已經快要想不起來了。

         “混蛋羅!你態度比艾斯還要差誒!”路飛憐惜地摸著自己的頭,

          洗漱完畢之後,羅便坐下開始吃東西。這個時候路飛已經把他的份全都吞進了肚裡,兩手托腮,看著羅吃飯。路飛仿佛像是想到什麼一般,突然問道:“吶,羅。為什麼有的人完全不畏懼死亡呢?”

         羅稍稍有些意外:“怎麼了?這麼突然。”

         “今天上午我不是出去了嘛,買了些吃的,順帶完成了一下任務。”

         羅揶揄地說道:“你原來沒有忘記你是個死神啊。”

         “那是當然的啦。”路飛並沒有意識到羅在諷刺他,“然後啦,我去到了一棟非常老的房子裡,有一個老婆婆在。沒想到那個老婆婆也可以看到我,就和羅一樣!”

        羅放下手中的章魚燒,抬起頭饒有興趣地開始認真地聽了起來,這件事困惑了他很久了。

       “沒想到老婆婆居然主動和我打招呼說:‘你終於來了。’我就很不理解,問那位老婆婆:‘你既然知道我是誰,為什麼一點也不慌張,反倒來迎接我呢。’老婆婆就笑了笑,望了望她床頭一位老爺爺的照片,並沒有解釋什麼,只是說:‘小夥子,你將來會明白的。’然後閉上了眼睛,等待我把她帶走。我也沒有多問,就拿走了她的靈魂。”

        看到羅並沒有作出什麼回應,路飛就一個人繼續說道:“人類一直都那麼懼怕死亡,想法設法地讓自己存活,為什麼有的人會自願拋棄自己的生命?為什麼有的人不惜出賣別人也要讓自己活下去?我果然還是不太懂人情世故,也許是因為我從來都沒有擁有過‘生命’吧。”

       “因為愛吧。”羅淡淡地說。

       “你說什麼?”

       窗外的陽光滲進雲朵中,微風拂過房前銀杏樹的枝葉,“有些人不懼怕死亡是因為愛。”

        路飛懊惱地說道:“那我就更加不懂了。”

        “我也跟你講個故事好了。”羅不知為何,覺得面前的少年就是有一種魔力,可以讓他放下一切戒備,就連那個不想提及的故事也能說出口,“從前有一個無可救藥的傻瓜,為了拯救一個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小男孩,不惜涉險,甚至是犯罪,只是因為他希望那個男孩可以得到自由。他明知等待自己的只有死亡,但還是選擇了救贖。”

         “真是一個溫柔的人。”

    

          在斯提克斯河上,少年孑然一人坐在行駛的小船上一言未發。黃昏時的冥河有一種說不出的魅力,閃爍著細微的碎光的同時又在警示著時間以及生命的流逝。碼頭邊,一位橘髪少年坐在長椅上等待著某人。

         “艾斯!!我回來啦。”

         艾斯一隻手摟過路飛,另一隻手則對他的太陽穴進行攻擊:“你小子有多久沒回家了你知道嗎!”

         路飛裝作沒聽到的樣子,問:“艾斯,問你一件事。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才可以看到我們啊?”

        “白癡,這你都不記得了嗎,是失去了摯愛的人,因為他們無限接近于死亡。”      


===================TBC======================

 
评论(2)
热度(23)
© R琛|Powered by LOFTER